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可道 非常道

 
 
 

日志

 
 
关于我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寒山拾得的故事传说  

2014-06-18 07: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山拾得的故事传说 - 雲浦陳氏 - 雲浦陳氏

 寒山,唐朝人,但不知道他究竟是那个地方的人士。他隐迹在浙江省天台县西边灵江上游的始丰县西境七十里,有一个叫做寒岩的地方,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为寒山子,又名“贫子”。根据严振非先生在{寒山子身世考}中的考证:寒山的真实身份是姓杨,名温,约公元584年至704年,大唐长安人。他于三十岁后隐居于浙东天台山寒岩,享年一百零八岁。他喜欢装疯卖傻,却常常出语惊人。寒山本人是最富有神话色彩的唐代诗僧,现在传世有(寒山子诗集)(全唐诗)806卷诗三百三首。他的诗曾被评论为“似儒非儒,非儒亦儒;似道非道,非道亦道;似僧非僧,非僧亦僧;似俗非俗,非俗亦俗;”“不拘格律,直写胸臆,或俗或雅,涉笔成趣。”
    寒山的诗也是最具有神奇色彩的。因为寒山的诗多为白话语言,非常接近人民群众,甚至于用俚语俗语在诗里,所以在大唐文人眼里他的诗都是下里巴人的东西,很不被他们所看中。但是他在世的时侯,曾对他的诗写了一首预言诗,他写道:“有人笑我诗,我诗不典雅。不合郑氏笺,难入谢公家。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结果,一千多年以后的今天,却真的得到了如他所说的验证。
寒山的诗自唐到民国以前,由于他的诗在风格上与李白、杜甫等人完全不同,他用词通俗,接近民众,不守定轨,不附潮流,所以一千多年一直被世人所冷落。但是,当时代进入二十世纪后,寒山的诗果然遇到了众多的明眼人。他的诗首先是深受日本学者的推重(小日本还敢说不是学中国的语言吗?)自1905年(明治三十八年)起,寒山的诗就在日本编辑后一版再版了,中国在五四运动后,开始倡导白话文。胡适在其{白话文学史1928年新月书店出版}中将寒山、王梵专、王绩三人并列为唐代之后出现的三位白话大诗人。由此,寒山的诗开始受到国人青睐,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寒山的诗传入美国,在美国当时被称为疲惫求解脱的一代,曾将寒山奉为偶像,其诗也被翻译成英语和法语广为流传。在老美那里他的诗比小白和老杜的诗地位要高得多了。
现在流传于世的三百首寒山诗,对于它的来源过程,也是很有传奇色彩的,传说是大唐贞观年间,当时的台州太守闾丘胤,因受到丰干禅师指引,特意慕名到国清寺拜访寒山和拾得二人,但当时寺里普通僧众听说太守闾丘胤要来拜访寒山和拾得,都很纳闷,背后议论说:何以如此一位当朝大官却来礼拜这等疯颠的人?但当闾丘胤来到寺院后,这时寒山和拾得却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面对闾丘胤大喊“丰干饶舌!丰干饶舌!弥陀不识,礼我为何?”说完两人便挽臂谁也不理跨出寺门,头也不回走向寒岩。无奈何,闾丘胤便率领随从,带着医药、衣物慌忙又赶往寒岩,但他刚到那里就听到远处传来寒山的喊声“贼!贼!”之后,只见寒山与拾得两个人缩身进入岩石缝中,大喊道:“奉劝诸君,好自为之,相约无年,后会无期!”之后岩缝自行封合,二人从此杳无踪迹。后来闾丘胤在哀慕之余,请寺僧搜寻他们的遗物,在林间抄得三百多首诗句,加上拾得平时写在国清寺内的诗偈,遂编录成集,名曰“寒山诗”,传于后世。
拾得,是寒山的好朋友,其身世不详。传说他年幼时父母双亡,被人遗弃在赤城道侧,恰巧被正在路过的国清寺老和尚丰干禅师发现,将他带回国清寺,抚养教育并皈依佛门。因此而得名曰:拾得。
寒山常到天台县的国清寺去,和寺里的食堂知事拾得和尚相投。拾得常常收拾一些僧众的菜饭放在巨竹截成的竹筒里面,等寒山来了就让他带回去食用。
寒山来到国清寺,有时在廊下独自踯躅,有时叫嚷着开别人的玩笑,有时候又自个儿望空漫骂,寺里的僧众看到他都觉得很不耐烦,就拿杖棒赶他出去,他总是翻着身子、拍着手、哈哈大笑一番以后才漫步离去。
他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叫化子:头上带着桦树皮作成的克难帽子,身上仅以破衣遮体,脚下则踩着一双木屐,面容枯瘦而憔悴。然而他神致超脱,出语奇特,说出的话每每深含至理,只可惜人们多不肯用心体会。
他的行为实在是豪放不拘,时常在林间村野和放牛的孩子们狂歌大笑,不论别人顺他或逆他,对他好或对他不好,他都悠然自得,毫不在意,如果不是同样具有真性情的人,谁又能认识他的真面目呢?
拾得和丰干禅师、寒山大士同为唐朝人,他是丰干禅师捡回来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拾得”。
丰干禅师有一次游松林经道,漫步在天台县赤城山道旁,偶然听到小孩的啼哭声,寻声找去,原来是一个约摸十岁,相貌奇伟的男孩。禅师就问在附近放牛的人知不知到他是谁家的孩子,结果没有一个人知道。问男孩自己,却回答说:“我没有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姓什么。”
于是禅师把幼童带返国清寺,交给典座师等候人家来认领,但是过了很久,还是不见有人来领回。禅师只好请知库僧灵熠照顾他,男孩虽只是十岁,倒是很能讲话。
拾得渐渐长大了,典座师就让他管理斋堂和香灯。有一天,忽然看见他登上大座,与佛像对盘而食;又冲着憍陈如尊者的塑像,大言不惭地讥笑他是“小果声闻”,还举着筷子开怀大笑,旁若无人。上座师于是罢去了他佛堂上的职务,让他到厨房内担任洗碗盘等的杂务事。他每次都把堂上吃剩的渣滓用一个竹筒装起来,等寒山来,就让他背了去。
他有时也自言自语:“我有一颗明珠,埋在暗中,可惜没有人能识别!”
大家都笑他是个痴呆的孩子。
有一阵子,厨房中的食物每天都有乌鸦来偷吃,搞得狼藉不堪,拾得就拿了一只棍子到伽蓝殿中,打了护法神二、三下,责备他们说:“你们接受出家人的供养,守护佛寺清净道场,却不管寺里的事情,让食物被乌鸦吃得一塌糊涂,如何当得伽蓝的职司?”这天夜里,全寺僧众都梦到伽蓝向他们诉苦,说拾得打他们。第二天,僧众到堂上纷纷说出这一怪梦,竟然人人相同,没有一点差异的地方,连灵熠也不例外。大家议论纷纷个不停。灵熠这天上殿供养伽蓝,果然看到诸护法身上有杖痕所损,就报告大家一齐看。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拾得实在不是凡常之子。有好事的人就把拾得希有的道行报知县府,由县府下令尊称拾得为贤士,由此认定他是菩萨的化身,此后常使清净香火供养。

寒山拾得的故事传说 - 雲浦陳氏 - 雲浦陳氏

 拾得有时也在寺庄上放牛,吟啸歌咏,悠游自得。一天,正是寺里“布萨”(在六斋日持诵戒律而增长善法谓之布萨)之日,众僧正在说戒时,法事也正作得热闹,不料拾得赶牛到堂前,站在门口,拍手大笑说:“那轮回生死前程悠悠的众生,正在这里聚头呢!”主持戒律的首座和尚听到后,不禁怒斥他说:“你怎么这样疯狂,竟敢在这里喧哗破坏说戒!”
但是拾得笑着说: “无嗔即是戒,心净即出家,我性与你合,一切法无差。”
首座和尚出门要打发拾得赶牛出去。拾得回答:“我并不放牛啊!这群牛前生都是本寺知僧大德,都有法号,不信你叫唤他们,他们都会应声的。”
于是拾得一一叫唤那些牛。先叫:“前生律师弘靖站出来吧!”一头白牛应了一声出来了。
又叫:“前生典座光超站出来吧!”一头黑牛应声出来了。
又叫:“百岁靖本站出来吧!”一头牯牛应声出来了。
又叫:“前生知事法忠出来吧!”又是一头牯牛应声出来。
这时候拾得牵了这头牛对牠告戒说:“前生不持戒,人面而畜生,你今招此咎,怨恨于何人?佛力虽然大,你却辜佛恩!”
全寺僧众这时无不惊讶错愕,有的便报告州县官知道,县官颁文招他入州,但拾得却不愿应招复命,仰侍于人。寺众都称叹菩萨来到了人间,咸自反省,改往修来,并编了实录写在佛堂墙壁上供一般善信看,以兹惕励。其内容如下:
东洋海水清 水清复见底 灵源涌法泉斫水无刀痕我见顽嚣士 灯心柱须弥
寸樵煑大海 甲抹大地石 蒸砂岂成饭磨甎将作镜说食终不饱 直须着力行
恢恢大丈夫 堂堂六尺士 枉死埋冢间可惜孤标物不见日光明 照耀于天下
太清廍落洞 明月可然贵 余本住无方盤泊无为理时涉涅槃山 徐步香林里
左手握骊珠 右手执摩尼 摸耶未足刃智剑斩六贼般若酒清冷 饮啄澄神思
余闲来天台 寻人人不至 寒山同为侣松风水月间何事最幽邃 唯有遯居人
悠悠三界士 古佛路栖栖 无人行至此今迹谁不踏旋机滞凡累 可畏生死轮
轮之未曾息 嗟彼六趣中 茫茫諸迷子人怀天真佛大宝心珠秘 迷盲沉沉流
泊没何時出
拾得自从閭丘太守来参拜以后,就同寒山子手携着手走出寺里隐迹不见了。
以后国清寺僧登南峰采薪柴无意中遇到另一位僧人好像印度来的装扮,仗着锡进入了岩洞然后挑着销子骨出来对他说:“你可知道,我取得了拾得的舍利呢!”
国清僧就返寺告诉大众,大众才晓得他们所敬重的拾得贤士在这个岩洞里示寂,就将之号为“拾得岩”。这个岩在国清寺东南方,约距离二里左右的一片山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