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可道 非常道

 
 
 

日志

 
 
关于我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网易考拉推荐

虚云法师传记(四)  

2014-04-26 20:5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百岁高龄驻锡云居山

 一、恢复丛林

 1953年6月初,在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之后,虚云和尚即由侍者觉民等陪同离京南下来到武汉,受宝通寺住持源成和尚之请,主持两期禅七。而后,虚云和尚偕觉民等人前往江西庐山,于6月23日(农历五月十三日)入住于大林寺。

 庐山大林寺坐落于牯岭镇西侧一里许之处(其址今在如琴湖中),为晋代名僧昙诜肇建。自晋以来,多历毁建。民国时期,太虚法师曾率弟子重修再建殿宇,并于民国十二年(1923)在此发起组织世界佛教联合会。次年,太虚法师又在此主持世界佛教联合会讲演会,日本法相宗长佐伯定胤、帝国大学教授木村泰贤博士以及中国佛教界知名人士李证刚、张纯一、竺庵等出席,成为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大林寺也因此而声名陡增。虚云和尚入住时,大林寺中大雄宝殿、禅堂、僧寮都保存较好,先期抵庐山的陈铭枢也搬来大林寺同住。
虚云和尚在庐山大林寺住下之后,相继到山上黄龙寺、天池寺以及山下秀峰寺、归宗寺、栖贤寺等古刹礼佛拜祖,并且专程来到坐落于庐山西北麓的东林寺。在这座世人尊为中国佛教净土宗祖庭的千年古刹里,虚云和尚首先来到净土宗始祖慧远法师塔礼拜,缅怀这位祖师的伟绩。随后,在众人的陪同下,虚云和尚观瞻了虎溪桥、三笑堂、十八高贤影堂等胜景遗迹。在看到大雄宝殿被严重毁损的情况后,虚云和尚立即教育随侍身侧的净土宗僧人释果一,要他从小茅蓬里走出来,守好这座祖师道场的一砖一瓦,比盖10座小茅蓬要强得多。当然,果一法师承教之后,经过数番曲折,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终于主持重振了东林寺,使之重现千年祖师道场的雄姿。这自然是后话。但虚云和尚作为近现代禅宗泰斗,却对净土宗祖庭的修复关怀备至,这对果一法师等净土宗弟子来说鼓舞很大。果一法师一直到西生之前对虚云和尚的这番教导仍然是铭记于心,经常教育自己的弟子徒嗣要记住虚云和尚的教导,禅宗、净土宗同为佛教修持法门,无高下之分。从这则史话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虚云和尚融会诸宗,共弘正法的博大胸怀。

 当年,虚云和尚率众人礼拜东林寺之后,又来到与之遥遥相对的西林寺,礼拜了千佛塔(也称“砖浮图”)。而后,虚云和尚应请前往坐落在九江市区的能仁禅寺,在这座六朝古刹中,主法启建禅七一期。接着虚云和尚又登坛开讲《楞严经》,讲期7天,听众踊跃,不少人自南昌、安徽安庆、江苏扬州等地特地赶来听讲。期间,投虚云和尚座下皈依三宝者又有近千人。

 当时虚云和尚入住于庐山大林寺的初衷是静住养病,但住下来之后,前来看望礼拜的四众弟子以及地方上有关方面的人士来来往往,很是嘈杂,难于清静,虚云和尚感到此处不宜久住。正在这时,虚云和尚看到《现代佛学》杂志所发表释直纯撰《开垦云居山刍议》一文,很为云居山真如禅寺在近百年来的遭遇而不安。

 云居山,坐落在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西南部,系幕阜山脉之余脉,主峰达海拔1143米。在山势雄奇的顶部,有一块群峰环抱,翠色相映,宛若莲花的小平地,人称“莲花城”。唐元和年间(806~810)之初,本在云居山南麓结茅修禅的道容禅师,由司马头陀陪同寻访至此,看到这里“四周峰围,外壁立似千仞",但其中却“坦然而一方”,“地平如掌,湖澄似境”,遂肇基立寺,初名“云居禅院”。唐中和三年(883),曹洞宗第二世祖道膺禅师应豫章(今江西南昌)南平王钟传之邀,由庐陵(今江西吉安)转锡云居,集曹洞教义之大成,力弘“五位君臣”法旨,长达20余年之久,声名大振,法幢高树,座下徒众多达千余人,其中有自新罗(今韩国)千里而来求法的僧利严、庆猷等人。其法嗣之中有同安道丕等数十人,道丕一支辗转相传至浙江天童如净和尚,再由道元受如净之法脉而将曹洞宗传至日本。所以,直到今天日本曹洞宗信徒们仍奉云居山为曹洞宗祖庭之一。也正是道膺禅师座下法筵长盛不衰,闻名遐迩,云居禅院得唐僖宗李儇赐额“龙昌禅院”。唐天复二年(902),道膺禅师在龙昌禅院圆寂,塔葬于此。

 入宋以后,龙昌禅院禅灯更盛,德缘、智琛、清锡、道齐、契环等高僧相继执掌法席。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宋真宗亲书飞白体“真如禅院”额赐寺,从此寺名遂改,人们也称之为“真如禅寺”,一直沿用至今。宋代之中,佛印、晓舜、自宝、克勤等高僧先后继主法席,名士苏轼、黄庭坚等也多次登山礼拜。

 元末明初,战争频仍,真如禅寺迭遭兵燹。其后,又被地方豪强所夺,寺宇败破,僧人星散。成化年间(1465~1487),高僧达观真可云游至此,看到寺中破败景象,感叹“最怜清静金仙地,返作豪门放牧场”。万历年间(1573~1620)初,曹洞宗巨匠洪断诸缘禅师发心重振云居山,历二十余年艰辛,终使这座祖庭得到恢复,也使曹洞法脉在赣中一带再度兴盛。清初,晦山戒显禅师执掌真如禅寺法席,撰《禅门锻炼说》等著作。
但清中叶之后的百余年间,真如禅寺长时间地陷于衰落之中。民国初年净尘和尚一度主持重振真如禅寺,但到抗日战争中的1939年,日本侵略军借口云居山“兹山险峻,易伏游兵”,竟然用燃烧炮弹轰炸真如禅寺,寺内诸殿宇大多被毁,就连大雄宝殿上覆盖的铁瓦都被熔化。随之,日军又入寺洗劫其他法器及佛像。从此,寺中仅余释性福、达成等4个僧人奉守香火,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初。

 也就在虚云和尚为真如禅寺近百年来的遭毁坏感到痛心的时候,1953年7月的一天,释达成等受住持性福和尚的派遣,从云居山来到庐山大林寺参礼虚云和尚,详细诉说了真如禅寺自抗日战争中惨遭日寇炮火轰炸,损失殆尽,至今仍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况。虚云和尚听了之后,更加黯然伤之,前往一看的愿头越大。同年八月十四日(农历),在释果一、达成等的陪同下,虚云和尚率侍者觉民等前往云居山礼祖,并实地了解山中情况。一上山,只见这座千年祖师最胜道场,仅存破旧大寮3间,其余殿堂楼阁都墙倒房塌,瓦砾满院,荒草遍地,高没人膝,时有野兔一类从中窜出。明代皇太后所赐铜铸渗金毗卢遮那大佛像,兀坐于荒烟蔓草之中。目睹如此景况,虚云和尚心情格外沉重,思量自己作为佛门弟子,义不容辞当承担恢复重振云居山祖庭的重任,即在毗卢遮那大佛像前上香进礼,发愿以毕生之力实践重振之举,并赋《登山有感》诗一首,以抒情怀,诗云:

紫柏曾嗟放牧场,四朝更化倍悲凉。

 梵天血溅眉间剑,活国心仪肘后方。

 奏雅曲终秋月白,谈禅直指暮山苍。

 草深三尺金身露,五老峰头挂夕阳。

 此诗首句点化于明代高僧达观真可禅师《游云居怀古》诗中所云“最怜清净金仙地,返作豪门放牧场”之句。真可禅师号紫柏老人,明嘉靖年间(1522~1566)末云游来到云居山,看到这座千年祖师清净道场,竟被附近豪强霸占沦为放牧之场,愤而写下此诗。虚云和尚则借之愤慨日寇侵略行径的残暴,造成云居山道场所蒙受的损毁罄竹难书,景况倍加悲凉。然而,想到自己作为佛门弟子特别是禅宗法嗣,恢复重振祖师道场任重而道远。虽然自己已是百余岁高龄,但夕阳之热仍可贡献,所以到最后以“五老峰头挂夕阳”作结。此句初看为写景,五老峰即云居山之主峰,真如禅寺坐落在其东南麓。然而我们从中不难体会到虚云和尚在此所抒发的为重振祖庭,以百余岁高龄之躯,不避艰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豪情大愿。

 二、力排众难,复燃祖师道场香火

 如果说,当年虚云和尚以百余岁高龄克服种种困难,率众于荒草荆丛中恢复重建了云居山真如禅寺千年祖师道场是成功的,那么其成功之处重要的一条,就是在艰苦困难的条件下保证了数百人次常住的正常佛教生活。所谓正常佛教生活应当从两方面理解,一方面是能够正常的进行佛事宗教活动,另一方面则是对每位僧伽的物资生活提供了保障。应当说,这一成功是与虚云和尚虔诚向佛、全心弘法的大愿与克服困难,创造条件的努力分不开的。

 已故果一法师生前曾回忆,就在虚云和尚发大愿重振云居山千年祖师道场之时,也是考虑到了其后必然会遇到种种困难的,但他以护教弘法为己任,大愿一发,就竭尽全力酬践之。而在此之中,虚云和尚尤其注重安僧。他知道僧团是由僧众所组成。若僧众不安,那恢复云居山千年祖师道场的大愿就难以实现。因此,就在当年登山移锡之日,虚云和尚虽然已经是114岁老人了,却仍同大家一道顶寒风,冒着细雨,徒步在崎岖的羊肠小道中走了数十里。当他们来到云居山真如禅寺仅存的破旧大寮中时,虚云和尚与众人一样浑身湿透。虚云和尚这种与众人同甘共苦的自觉行动对于僧众说来,就是一种最有力的教育,也是使大家能在云居山极为艰巨条件下住下来的最好安定剂。

 虚云和尚众移锡云居山的当天晚上,就遵照历代祖师遗留下来的丛林规制,召集全体僧众共同商议,礼请常住职事。此间,虚云和尚首先对释性福等人数十年来含辛茹苦,奉守云居道场香火表示钦佩。接着,与众人共同礼请释性福为住持,释直纯为监院(未任),释果一为副寺,从而恢复重组了云居山真如禅寺的僧团组织,也为日后进一步恢复重建云居山真如禅寺千年祖师道场奠定了较为扎实的基础。
1954年新建藏经楼竣工后,虚云和尚立即将其底层安排为法堂,把原先在大寮里进行的佛事活动移到此堂之中。1954年冬十二月初一,虚云和尚又主持在法堂内悬挂沩仰宗钟板,以示法统。后来,新建禅堂竣工,虚云和尚更是立即着手为僧众安排规范的禅堂修行,其中最为典型的则是每年冬天举行禅七。而从修持实践来说,参加禅七对于每一位禅僧来说都是十分迫切的。

 在以7天为期的禅七中,虚云和尚以当年扬州高旻寺禅七的规矩严格要求僧众,自己则每夜进禅堂为大家讲开示,教习禅的方法,指导防止禅病应注意的事项以及禅病的对治。这些对禅僧说来很为宝贵,因为这是虚云和尚从自己数十年的禅修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也正是这样,当时每到冬天云居山禅堂举办禅七时,不少禅僧特地专程从四川、湖南、广东等地赶来参加。

 在教导僧众如法修持的同时,虚云和尚注意引导众人深入经藏,广开智慧。在当时艰难的条件下,虚云和尚设法从上海、广东等地为云居山真如禅寺迎请二部《大藏经》,供僧众研读。同时,只要有时间,虚云和尚也经常方便为众说法。特别是1956年,四川海灯法师自上海来云居山礼佛,虚云和尚立即请其留下长住,并与常住协商,礼请其为住持。当年秋与次年夏天,虚云和尚亲自主持,请海灯法师在云居山法堂升大座,开讲《楞严经》和《法华经》,一讲就是数月,不但真如禅寺僧众前去听讲,就连全山甚至有数十里之遥的虎山同安寺僧众都来听讲。除此之外,虚云和尚还十分注意加强僧众唱念基本功的培训,礼请老师傅示范,也让青年僧人中学得较好的人示范,采用能者为师的方法,帮助其他基础较差的人。正是这样,当年云居山真如禅寺常住僧众的唱念诵经礼佛的功夫都很有水平。因而,这也正是虚云和尚为使僧众安住于此所采取的措施之一。

 另一方面,虚云和尚为了使僧众安住,很注意因人施教、因时施教,尤其注重培养年轻僧伽人才。1957年,得到爱国华侨陈嘉赓先生嫂嫂王莲璧居士资助,虚云和尚在云居山真如禅寺创办“真如禅寺佛学研究苑",安排正智、照禅、戒全等10多个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年轻比丘就学其中。佛学研究苑开设有经典导读、公案参究等课程,同时也学习文化课。采用讲课与自学相结合,有时开小座,培养学僧的能力。虚云和尚也经常亲自为他们讲开示,回答问题。虽然真如禅寺佛学研究苑只办了不到2年时间,但这批学僧大多都增长了才干,今天不少人已成为大寺庙的方丈或首座和尚了。

 当年驻锡云居山时,对于僧众安住的维护,虚云和尚真正做到了殚尽全力。除了以上述及的广施法乳,造就人才之外,虚云和尚还注意从一些细节上从严把关,严格教育僧众。1955年农历四月二十五日中午过堂时,虚云和尚看到有些人渐渐有些散乱。当夜在禅堂讲开示时,虚云和尚就针对这一现象,语重心长地教导大家要懂得“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若不自了道,披毛戴角还”的因果报应机理,进而强调大家应当恪守佛制“比丘食存五观,散心杂话信难消”。由此,我们可以充分地体会到虚云和尚对僧众安住的维护,是何等体贴入微、关怀备至。

 虚云和尚对僧众安住维护体现的重要一方面即是在平日细致教育,从严要求。到了关键时刻,虚云和尚则是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于风口浪尖。然而,在更多时间,虚云和尚则是把常住僧众甚至是全国僧众惦记在心里,对他们的衣食住行、参学求戒等筹谋策划于事前。我们从虚云和尚以往的行迹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在其率众恢复重振云居山千年祖师道场之中更是如此。

三、艰难缘啬,严传方便戒

 自1953年秋虚云和尚移锡云居山真如禅寺以后,全国各地僧伽闻讯而来者一日多过一日,有不少新剃度的沙弥、沙弥尼也随众上山。到1955年秋,又有一批沙弥、沙弥尼上山,多次请求虚云和尚慈悲,启坛传授三坛大戒。这一请求使虚云和尚感到很是为难,因为当时云居山真如禅寺的条件很为困难,尤其是住与吃两方面。但又考虑到沙弥、沙弥尼们要求具足大戒是出于向佛之心,为佛之道,拂之不当。考虑再三,并报告江西省及永修县宗教管理部门同意,又得到中国佛教协会准许,虚云和尚与众人商定,于年内十月间传戒,十月十五日进堂,并且商议授戒戒子仅限于真如禅寺常住中沙弥,要求大家不许向外宣扬这一消息。
谁知这场商议刚刚结束,几天后自各省名山大刹甚至是静室庵堂而来上山求戒者蜂拥而至,开头只有百余人,后来陆续而来竟有300多人,加上常住僧众一下子真如禅寺就有500多人。不仅仅食宿没有着落,管理十分困难,而且不断有不利的消息传来,说是上海佛教青年会出了事,金刚道场也出了事。消息传来,江西省暨永修县统战、宗教部门和虚云和尚一样很为耽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一件件不利消息把虚云和尚弄得难于应付的时候,江西省人民政府宗教处领导又特地上山传达说,接到甘肃省政府电报通报,说甘肃省有反动会道门头目穿着僧衣,也混迹上了云居山,妄图借机混冒求戒。听到这个消息,虚云和尚感到压力不小,认为对此一定要认真防范,就和地方上有关部门协商,共同加强防范,维持真如禅寺的治安。

 虽则这样,虚云和尚感到更加为难的是众沙弥、沙弥尼为求戒已经上了云居山,强行拒绝他们有违佛门规制;若遵传戒仪规在真如禅寺启建戒坛,传授三坛大戒又无法解决这么多人的吃与住,还有外道混迹等问题。反复考虑再三,虚云和尚决定依照《梵网经》所规定的“自誓受戒方便”法门,先集中已上山的戒子,亲自抱病为他们讲说十戒、具戒、三聚戒等必要的基本戒理。然后,在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劝令非真如禅寺常住的戒子各自回山,依照戒期自十一月初一日起,各自在释迦牟尼佛像前自誓受戒,十八日圆满。此后,云居山真如禅寺按佛制规矩发给戒牒。

 在劝说外来戒子下山后,虚云和尚主持在真如禅寺启建戒坛,为常住中符合受具足戒的沙弥传授三坛大戒。十一月初一日进堂,初八授沙弥戒,十四日授比丘戒,十六日燃香申供,十七日授菩萨戒,十八日功德圆满。虚云和尚亲自任传戒和尚,释性福为羯磨和尚,释清源为教授和尚,释悟源、福海、果一等为尊证和尚,释净慧等为引礼师,共同完成宏传戒法。戒期结束后,虚云和尚主持编纂刊印《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同戒录》,并亲自执笔撰序,告诫诸新戒“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希望他们“若能信受奉行”,则“这同戒录便是佛名经也”。

 云居山真如禅寺的此次传戒,是在外缘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完成的。虚云和尚以百余岁高龄审时度势,亲自主法,开“自誓受戒”之方便法门,既满足了众新戒向佛之心,又有利于绍隆佛种,造就僧伽人才,在当时僧俗两界中产生不小影响,在当代中国佛教史上有着很为特殊的历史地位和意义,成为50年代中国佛教传戒的一次典范。

四、严格育僧材,寄厚望以传薪

 1958年春,全国宗教界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由中南区、华南区各大寺院住持与重要职事参加的汉传佛教团体学习大会在武汉洪山宾馆举行。会前,江西省有关部门本来也要求虚云和尚前往参加,但当时正是春寒天冷之时,虚云和尚以自己年事已高,身体有病而请假没去。但到三、四月间,消息传来,在武汉学习大会上有人写了虚云和尚的大字报,说他“思想错误”,指责其“滥传戒法”等等。没多久,在云居山上也出现了类似大字报。面对这一情况,虚云和尚思量自己这一生来的行履,严守毗尼,一心向佛。新中国成立后,自己拥护人民政府,带头发起成立中国佛教协会。而后,又是率众重振云居山千年祖师道场,至是时已基本恢复这座千年古刹。当然.作为出家人,加之自己年纪大,有些跟不上社会发展的步伐。别人写自己的大字报,也就那么一回事,心中很为泰然。当时也有僧人提出要写大字报予以反驳,虚云和尚表示没有必要。到5月30日,在全寺人员社会主义教育学习会上,虚云和尚念了自己所写的一首长达48句的诗偈,以表达自己的心迹。当天,又让侍者代笔将此偈抄成大字报,公布于韦驮殿侧。偈云

政府爱人民,生产开学会。
   革除旧时污,造成新世界。
   旧社会中来,旧秽熏成垢。
   大似鸦片毒,烟去瘾犹在。
   言行多乖张,举动成障碍。
   幸遇大时代,教民速悔改。
   转向新时政,已经八九载。
   学习未专心,依然萌故态。
竟何至如此,总因习染害。
   作事多错误,那晓学未透。
   全民都改造,一日千里快。
   社会主义兴,模为天下范。
   欲免不落后,勇敢向前迈。
   奋挺铁石心,努力莫疲怠。
   急急须改造,团结互相爱。
   共享和平福,同庆新社会。
   建设事事良,生产勤莫懈。
   遵守党政制,从兹休懒惰。
   如斯学不就,失此缘难再。
   恨我老病缠,盲聋颠倒怪。
   勉诸同学们,勿效我腐败。
   圣贤尚勤学,闻过谢即改。
   律明恣举制,自恣发露罪。
   荷蒙赐良诲,感谢爱我厚。

 此诗偈以简洁明快的文句,表达自忏更新的内心世界。首先自责自己因为从旧社会过来,长时间受旧思想影响与侵害,以至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八九年中,自己作为佛教徒为维护祖庭,弘扬佛法,尽了自己的心,出了自己的力。但是在此之中,由于过去旧思想未能除尽,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所以希望全体同参以此为鉴,认真投身社会主义改造,努力参加祖国的生产建设事业,搞好生产自养。在社会主义改造与生产劳动中,提高思想觉悟,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遵守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制定颁布的法律制度。

 而后,又寄厚望予全体同参,在学习世间法的同时,严格恪守佛规戒律,认真参与布萨,对自己出现的过失及时自恣发露,并且尽快加以改正。对别人提出的批评,大家应当认真闻过即改,这样才能进步,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

 从这首诗偈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百余岁老人坦荡宽广的心襟与从善如流的思想境界,也看到了他对人民政府的拥戴,对年轻僧众的关怀与爱护。

 1958年7月,云居山真如禅寺社会主义教育学习运动即将结束。虚云和尚在写给老朋友朱长松居士的信中再次谈了自己在运动中所受到的教育,认为自己倾听了僧众的意见之后,“深感党和政府对我的厚爱,如阳光温暖。今后决定更好的辨明是非,站稳人民立场,把老青春献给社会主义幸福事业。”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虚云和尚对这场运动的正确认识。

 到1958年8月,当时开展的宗教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暂告一段落。次月,又有人写信到江西省有关部门反映真如禅寺常住的一些情况,其中也涉及到虚云和尚。此时虚云和尚的身体尚未恢复,但考虑到对这些问题的真实情况有必要表白告众,以消除误会,增强常住僧众的六和共住。是月16日,虚云和尚抱病表堂,在对有关问题的真实情况做了澄清之后,再次向大众表露自己的心迹。又针对当时有人写信反映真如禅寺在外化缘之事,说明真象,解除误会,陈述自己“空手来,空手去,尽力为大家管事”的初衷,劝教年轻比丘,要“及早努力,道心坚固,不染世法,方有好收场”。这一番话语,简洁易懂,却诚诚恳恳,体现出虚云和尚全力弘教.一心安僧,培养人才的慈悲之心。

 1959年春,海内外不少弟子以是年为虚云和尚120岁大寿喜庆,纷纷来函来电报,提出要登山上云居山为之庆寿。对此,虚云和尚反复婉言拒之,告曰这样不好,指出作为出家人没有必要“扮演世俗情态”。而且强调每个人的生日,正是母难之时,若是以此搞寿庆,只会“转增弥罪”,“徒有损毫无益也”。由于虚云和尚坚持不搞寿庆,众弟子也只即作罢。早在上一年有加拿大华人弟子詹励吾居士夫妇捐款,拟在云居山上建留云禅院,以表示希望虚云和尚长住世间之愿望。对此,虚云和尚也认为不妥,强调自己一生没有在任何地方为自己特别地建造一椽一瓦,以图享用。因此谢绝了詹居士夫妇的这番好意。同时,虚云和尚在复信中与詹居士夫妇商量,广东南华禅寺、云门山大觉禅寺等古刹祖庭都建有海会塔,而云居山自古至今都没有建过海会塔,致使历代祖师前贤圆寂之后,遗骸散葬各地。
就是葬在云居山上,也很分散。年长日久,连塔墓都找不到了。作为云居祖庭的看门人,虚云和尚自责于内心不安,所以请詹居士夫妇考虑可否用这笔款子改用于建筑云居山海会塔。复信寄出之后,很快收到詹居士夫妇的回信,告之同意虚云和尚的意见,并且又增寄5万元港币以为工程之用。新建海会塔工程随即开工,到1959年7月,海会塔建造竣工,虚云和尚很是高兴,特地用弟子供养的仪金请塑2尊地藏菩萨像,其中一尊就供奉于海会塔中。

 1959年8月初(农历六月),虚云和尚的病情加重。一天,真如禅寺住持性福率众职事前去探望虚云和尚。虚云和尚在感谢大家的好意之后,语重心长地将自己的后事做了交待:“我们有缘,相聚一处。承诸位发大心,数年间复兴云居道场,辛劳可感。但苦于世缘将尽,不能为祖师作扫除隶,有累诸位。倘我死后,全身要穿黄色衣袍。一日后入龛,在此牛棚之西山旁掘化身窑。火化之后,将吾骨灰,辗成细末,以油糖面粉做成丸果,放之河中,以供水族结缘。满吾所愿,感谢不尽!”大家听了都劝虚云和尚好好养病,长住弘法。虚云和尚对大家的安慰再次表示感谢,并告诉说:“我的世缘已尽,随缘去吧!”接着说了《辞世偈》,云:

虾恤蚁命不投水,吾慰水族身掷江。

 冀诸受我供养者,同证菩提度众生。

 又

请各法侣,深思熟虑。生死循业,如蚕自缚。

 贪念不休,烦恼益苦。欲除此患,布施为首。

 净参三学,坚持四念。一旦豁然,方知露电。

 悟证真空,万法一体。无生有生,是波是水。

 又

吁嗟我衰老,空具报恩心。
     宿债无时了,智浅业识深。
     愧无成一事,守拙在云居。
     诵子喫饰句,深愧对世尊。
     灵山会未散,护法仗群公。
     是韦天再世,振毗耶真风。
     自他一体现,咸仰金粟尊。
     中流作砥柱,苍生赖片言。
     末法众生苦,向道有几人。
     我负虚名累,子应觉迷津。
     佛国时欣慕,香光似近趋。
     谨留几句偈,聊以表区区。

 或许是因为天气变暖,更加上香港弟子释宽航等人上山探望,到农历八月虚云和尚的病情有所减轻,精神好转,天气好的时候还能在侍者的搀扶下到天王殿前走走,与僧众冲壳子(系湖南方言,即“聊天”)。月内又收到越南宣圣法师的来信,询问虚云和尚的身体状况与云居山真如禅寺情况,虚云和尚当即口授,由侍者执笔写了回信。对于自己,虚云和尚感谢宣圣法师等人的关心,“惟老病不堪,旦暮幻景,殆将不久”。虚云和尚希望宣圣法师等人,“当各痛念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精进净业,勿空过光阴,勿负此人身!”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虚云和尚对佛法的崇奉可以称得上是至死不渝,对自己的生死去留随缘而定,洒脱无比。对后学、对来者无不苦口婆心教导他们抓紧时间,认真修持,了脱生死。应当说这正是虔诚佛教徒的最后心声──慈悲度众。

 1959年农历八月间,虚云和尚除口授回复越南宣圣法师的信,同时还对专程前来亲近自己、朝山礼祖的香港释宽航等人也多有开示。其中有以禅板为例,教诲弟子要“一个人做事的时候就要认真做去。做好之后,就要像这块竹板一样空无所有。”虚云和尚的这番开示,与《金刚经》所说“应无所住”同出一辙,而且更为形象,更为具体,因而给在场的弟子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1959年农历九月初六,在潇潇秋风中,虚云和尚得知北京传来李济深先生逝世的噩耗,痛苦万分,悲怆地喊了一声:“任潮(即李济深的字)!你怎么先走了,我也要去了。”而后,竟长时间说不出话来。这一句悲惨的话语,道出了虚云和尚对李济深先生的一片深情。早在1933年11月,李济深与蒋光鼐、蔡廷锴等人在福建宣布反蒋抗日,组织“中华共和国人民政府"时,虚云和尚就与李济深交往密切。
而后,李济深出任桂林行营主任,虚云和尚应邀赴重庆弘法特地绕道桂林,与之相见,盘桓多日,交谈甚契。新中国成立后,李济深身居中央要职,但对虚云和尚的恭敬与友情则进一步加深。尤其是在虚云和尚驻锡云门山大觉禅寺与移锡云居山真如禅寺时,李济深更是全力支持,精心护法。到这时,李济深竟先自己而去,痛失挚友,虚云和尚更加感到人生无常,病情再次加重,以至连日卧床不起。

 到农历九月十二日,虚云和尚感到自己世缘已尽,便要侍者把原供在茅蓬中的佛龛搬出。侍者见状,恐怕虚云和尚情况突变,急忙去向方丈和尚及诸职事报告。当天夜,方丈性福率众职事来到茅蓬,顶礼之后再次祈请虚云和尚为法长住。虚云和尚强作精神告诫大家不要再作俗态,既然世缘已尽,那就随缘。众人再次请虚云和尚做最后开示并留遗嘱,虚云和尚告之大家:“有关的事已在前几天交代了,今天就不再赘言。至于说到问最后的话语,只有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停了一下,虚云和尚又对大家说:“正念正心,养出大无畏精神,度人度世。大家辛苦了,宜早休息。”众人告退,已是半夜时分了。

 农历九月十三日早晨,侍者进入虚云和尚所住茅蓬,看到他正趺坐如常日,只是两颊比往日微红,也就不敢惊动而退出室外静候。到了中午,侍者从窗户上看到虚云和尚竞自己起了床,先取水饮,后又作礼佛状,便连忙进去,以防其跌倒。

 虚云和尚在侍者的扶持下,仍旧趺坐,并告诉侍者:“我刚才在睡梦中看到一头牛踏断了佛印桥石,又看到碧溪水断流”,而后闭目不语。过了几十分钟,虚云和尚招呼侍者全都进来,仔细端详了大家一遍,停了一会,又细语轻声地对大家说:“你们侍服我多年,辛苦可感。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日在危疑震撼之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们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个字曰‘戒’”。说完之后,虚云和尚即合掌不语,众人退出。到一时四十分钟,二个侍者进去一看,虚云和尚右肋侧作吉祥卧,已经圆寂,连忙报告方丈和大众师傅,大家急忙到大殿,为虚云和尚诵经送往生。次日,侍者在清理虚云和尚的书桌时,发现镇纸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有虚云和尚所书《辞世诗》一首,云:

少小离尘别故乡,天涯云水路茫茫。
     百年岁月垂垂老,几度沧桑得得忘。
     但教群迷登觉岸,敢辞微命入垆汤。
     众生无尽愿无尽,水月光中又一场。

 1959年农历九月十六日,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代表,中国佛协副会长兼副秘书长巨赞法师、北京广济寺方丈济广和尚专程来到云居山。2天后,在僧众诵经声中,巨赞法师主持为虚云老和尚遗体封龛,并亲自为之说法。次日,在云居山真如禅寺化身窑前隆重举行虚云老和尚遗体荼毗仪式。巨赞法师为之举火。顿时,缕缕青烟从化身窑孔飘摇而上,弥漫于青松翠竹之中。7天之后,真如禅寺僧众打开化身窑,得到虚云和尚荼毗所留较大的五色舍利百余粒,小者无数。二十一日,云居山真如禅寺全体僧众及专程前来的虚云和尚法嗣徒众、皈依弟子和信众数百人,隆重举行法会,将虚云老和尚的舍利与遗骨安奉于云居山海会塔中。数月后,云居山常住再次举行盛大法会,将虚云老和尚的舍利与遗骨移供于新落成的“虚云老和尚舍利塔”内。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