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可道 非常道

 
 
 

日志

 
 

李敖开天眼 专访现任台大校长李嗣涔教授  

2012-02-26 22:0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敖:
今天李敖秘密书房请来一位我可能反对的客人,虽然这位客人是我所佩服的
他就是台大教授,也是台大教务长李嗣涔教授
他比我小二十岁,他是台大电机系毕业的,后来在美国念书,是在学术界非常有成就的
可是在我看起来,他可能有一点点转向了
原因啊,他不在电机本行,他虽然本行他非常有成就,他另外做了一个我们所谓了解我们人本身的超能力这方面的研究
我记得我念古书的时候,看到我们说孝女缇萦,缇萦救父
缇萦的父亲是个有名的中医,他有一个本领,就是能够看到墙以外的那边的人,就是隔了一个墙,可是他的眼睛能够穿墙过去,看到墙以外的人
因为他有这个本领,所以大家给他看医的时候,等于他看人体就好像X光一样
所以他给人看病的时候也按脉,按脉的时候,他说特以诊脉为名耳,我给你按脉是形式上给你按脉,骨子里面他也看到你的五脏六腑
当时我们看到中国的古书里面这种记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是荒谬,觉得是迷信,到今天我也无法解释
可是在李教授面前,我们觉得我们很愿意向他请教这些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欢迎你,李教授

李教授:李大哥您好

李敖:刚才我举这个例子,像缇萦的父亲在「二十五史」正史记载,他能看到墙以外的人,他看到人,可以看到人的五脏六腑,有可能性吗?

李教授:
有可能,现在中国大陆很多人可以有这个功能
我想扁鹊也有这个功能,古代名医
史记里面有记载,他可以识人五脏的颜色
所以从历史上的记载,从现在在中国大陆很多事实所显示的,都显示这个能力是存在的

李敖:这个是先天的,还是后天可以学到的?

李教授:
它是...有些是先天的,少部分是先天的,大部分是后天学到的
经过气功的修练、打坐,可以开发出来

李敖:您相信这些气功的这些什么灌顶这些,您都相信吗?

李教授:
因为我自己从十二年前开始做气功的研究,我也自己开始练气功,我有气集丹田打通任督二脉的经验,我也发现气功的不同的状态,像入定态,共振态,我也找出怎么样进入共振态,譬如说气集丹田的方法,很快的方法,三分钟五分钟可以进入
所以我认为我开始理解气功的部分的科学原理,经过气功的修练以后,我们就进入更高的一个层次,心的层次,所谓身心灵,心的层次.心就是出现了特异功能
那么经过特异功能,我也跟中国大陆合作人体科学研究,中国地质大学人体科学研究所,过去三年有密切的合作,也跟他们高功的人合作
我自己也训练了一批具有特异功能的小朋友
所以我几乎看到非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亲身做实验,而且不只是我做,中国大陆很多人在做,都证实这些是事实

李敖:
我记得过去,那时候可能你年纪还小,台湾请来一个有名的魔术师,外号叫做撒旦大师
撒旦大师他到台湾来,他一下飞机的时候他就说:我可以把这个信封,把当天报纸封进去,然后...不不,我把预言十天以后什么事情写下来,封在信封里,到时候...我可以预知十天以后的事情
结果十天以后看这表演的时候,大家不肯把信封让他拆开,他就破功了
所以当场承认,他说他没有这个本领,他的本领就是光天化日之下,他可以把十天以后的报纸塞到信封里给你看,可是你们所有人都看不到,他有这种手法
你相信这种手法吗?他们魔术师的手法

李教授:
是这么
魔术师跟特异功能是有很大的分别
魔术师他有两个重要的条件
第一个,他的样本一定要自己亲自准备
他是靠两个,一个是靠道具,一个是靠手法
所以道具他一定要自己准备,你帮他准备他就破功
另外一个是手法
你可以准备东西,但是他手法很快,让你看不出来
所以做特异功能研究就是要破除这两个东西
所以第一个就是道具绝对不能让功能人来准备,一定是科学家来做准备
那如何避免他使用手法呢?
那就有几项criterion,就是有几项判定的标准
比如说要唯一性,这个样本绝对不可能被调换
你现场就要用中国古代那种虎符,譬如说剪一些奇怪的形状,当场剪下来,一半这边保存,一半做,做完以后对照
然后你要camera的监视,要很多的条件在里面
所以经过这么多严格条件之下的那种实验,我们就予以承认

李敖:
现在问题就是,像我们《三国演义》里面华陀戏曹操,一会儿橘子变什么什么,把曹操弄得眼花撩乱,认为他这个是妖术
事实上,现在我们看起来,它是个魔术的手法
我可以跟你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一个魔术师向我表演东西,我也看不出来
他可以那么好的手法
我请问,像你们这样子有智慧的教授,会不会也被魔术师骗到了

李教授:
不大可能
我们可以用高速摄影机,用各式各样,现代科技是很多的
以前是没有科技,是用眼睛
眼睛我们知道,讯号的传递是非常慢的,几个millisecond毫秒
所以他如果手法快过那个眼睛讯号的传递,你就看不出来,看不到
你可以用camera,你可以用高速摄影机去拍嘛,很多过程可以拍得清清楚楚

李敖:
我记得心理学家詹姆士他就是
他在进了实验室以后,他是个科学家,出来以后,他就变成一个神学家,甚至是个宗教家、玄学家
我很不客气讲,你有没有这种可能
你在实验室里面是个科学家,出来以后你可能被这些你所感兴趣的东西包围了,而你不能突破,有没有这种可能?

李教授:
应该是没有可能
科学的定义是这样,就是它是在不同的实验室不同的人来做,都看到同样的现象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做,你可能会怀疑我,欸,我是不是在搞魔术
但是这个现象不只是我在做,中国大陆几十个地方在做,日本也在做,现在到美国也在做
所以它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实验室都看到同样的现象
所以这就是科学的基本定义
比如说你没看过原子,你为什么会相信有原子呢?
大部分人都没看过原子啊,他怎么会相信呢?
就是因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实验室、不同的科学家来做,都看到类似的结果,相似的结果
所以我想在这一方面是绝对符合科学的检验,因为不是一个人在做,是由几十个...可以检验的,它是可以检验的,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小孩,不同的参与者,都看到同样的现象

李敖:
我举一个问题请教你
我们在中国北方的时候,有相信狐仙,就是黄鼠狼
可是狐仙部分,绝大部分都是女人看到的,男人看不到,这是什么原因?

李教授:
是这样
我们训练的特异功能的小朋友,女孩居多数,男孩比较少
我们现在判断的就是男孩坐不住,不够静,女孩子很乖,很听话
所以我们在做手指识字训练的时候,目前也是女孩子居多数
在中国大陆的数据也女孩子居多数
我自己判断只是小孩子,男孩子坐不住,他不愿意做那个,那个很烦,就是坐在那边就在摸纸,还要坐一两个小时,他们坐不住就跑来跑去
女孩子就很容易,她很静,很文静,她就可以很快的进入那个状态

李敖:
像你们怎么辨别出来,他那个是个人的精神状态,或者我们所谓疑心生暗鬼啦,或者他自己的logic fancy这种情况
有没有这种情况?

李教授:
这很容易验证
就是如果是大脑的幻觉,它是跟外面的世界是没有关系的
所以我们做的实验都是在外面要发生变化,比如说他手指识字
你在纸上写一个字把它折起来,甚至封起来,他要看得到这个字
你把纸放到盒子里面,他也要看过去,能够看到里面,所以这绝对不是大脑的幻觉
他就是把这个信息抓了进去在大脑成像,而且他们会主述,他有个屏幕打开了
中国大陆的小孩也都是一样,他的脑袋里面有个屏幕打开了,这个字一笔一划就在那个屏幕上出现
我们叫做「天眼开了」,我把它叫做「第三眼」,因为它的行为跟我们的两个眼睛实在是太像了
我们做过所有的实验显示,那个机制跟两个眼睛几乎是完全一样

李敖:你们这种发展起来,把整个的学习过程,甚至所谓的学习心理,整个都打破了嘛,打乱了嘛,把它们等于消灭了嘛,是不是这样?

李教授:
也不是消灭
就是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尤其是小朋友,他有一个天生的本能
他不开发,到十四岁以后可能就很困难,不是说不能再开发,很困难
现在很多练功的人,打坐的人,也会有渐渐又恢复这些能力
现在练气功那么风行,主要的原因当然一个强身一个保健,但是后面他会出现这些现象
所以他到了一个程度这些现象会慢慢出来,但是小孩子是比较快
我最快的一个例子,一个小时,只花了一个小时,他就出现了这个功能,就出现了手指识字,天眼就打开了,这个功能就出来了

李敖:
你们怎么样区隔,就是一般人认为是迷信,或者说得恐怖的,怪力乱神这个系统这种看法,我是受这个影响的
和你们自己这种科学可以检验出来的成绩,如何区隔?

李教授:
我想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你信不信,你凭什么相信,凭什么不信
你不能说因为人家教我所以我不信,这是不合科学的态度
(李敖:是)
科学就做个实验嘛,实事求是嘛
这到底是真的假的,就做一个严格的实验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看到
做严格实验,他是真的能看到,你就承认这个是一个事实嘛
这是很简单,对我们科学家而言很简单,我就去做实验嘛,实验对了,我就承认它
而且在不同的实验室,不同的人去做,不同的参与者,都看到同样的现象,而且那个机制都是很类似的时候,我就相信这是一个事实,这是一个人类本来就存在的事实
而且经过了这么久的研究以后,我们发现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知道这个

李敖:
在你很小的时候,师范大学一个教授叫做汪少伦,他写了一部书叫做《人类幸福之路》
他里面是公开讲是有鬼的,这是所有我看到大学教授里面,公开用文字表达,公开承认有鬼的,一般人不会文字来承认有鬼的
你相信有鬼吗?

李教授:
到现在为止,我开始相信了
(李敖:开始相信了)
开始相信

李敖:如果用科学方法来,你可以得到这种检证吗?

李教授:可以,我们从去年开始...

李敖:能不能举个例子给我们见识一下

李敖授:
我们去年从手指识字的实验里面,有一个重大的发现,我这篇论文大概在下个月会在国内的学术期刊上发表
我们做很多小朋友手指识字实验,有些小朋友很厉害,你给他什么字,他就看到什么字,他就马上给你写出来,颜色,字,都对
你给它画一个图,他也就马上把你图画出来,他很忠实的把你纸上的字可以呈现在他的天眼上面
但是我们后来发现,这是一个物理学家建议的,我们用宗教有关的字眼去测试的时候,比如说佛、菩萨,我们就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景象,那个小孩子的描述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而且三个小朋友,我用了三个小朋友去做测试,都看到,我叫做意象
他可以看到一个发光的人出现在屏幕上,他看不到字,他看到一个发光的人在那上面,而且跟他微笑打招呼,而且在这个实验室里面跑来跑去,一下子在这儿,一下子在那儿,而且在笑,哈哈,有时候听到很欢欣的笑声,有时候会跟他讲话,他会听到他跟他讲话,对话,所以是非常神奇,他就是看不到那个字
比如说我们,甚至用佛米吉,比佛利山庄,他就看不到那个字「佛」,他就看到「比利山庄」,你「佛米吉」,他就看到「米吉」,佛字就发光发光发光,就什么字也看不到
所以从这种种的数据里面显现,我们认为他这个信息不是他本身大脑的幻觉,而是来自外在的,这些字是一个钥匙,是一个通往那个世界的钥匙,所以我们用信息场这个概念,Information field,来描述那个世界,俗称就是「灵异世界」,但是我们用「信息场」
所以我们被强迫,由我们的实验数据被强迫去相信,必须要有那样的一种信息存在,那是「信息场」
当人修练、打坐到了一个比较高深的境界,就可以开始跟它沟通
我们的重大发现是说,我们只要找到一些特殊的字,关键词,就可以跟那个世界沟通
我们现在也在找基督教这个体系
(李敖:你讲的是Key words)
key words
也在找道教的体系,也在找回教的体系
我们都发现了一些key words
非常殊胜

李敖:刚刚你讲的这个是属于佛教系统的,对不对?

李教授:
对对,这个体系
我们也试过道教系统,也试过基督教系统,也试了回教系统
所以我们都发现了一些比较特殊的字可以跟那个世界沟通
但是因为这跟小孩子有关,我们发现跟文化有关系
小孩子如果当初是属于佛教体系的,他跟佛教那边沟通得比较好,跟其它宗教体系就沟通得,可以沟通,但是沟通没有来得那么好
他如果是属于基督教体系的,他跟基督教可能沟通得比较好,但是跟佛教体系就沟通得不是那么好,所以跟他的背景有关系

李敖: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咒」,就是念咒语的「咒」,「咒树树枯」,我用个法力在这树上面,树就枯掉了
我们看外国电影里面,有小女孩子忽然有这种灵异的本领,看什么东西或演什么东西,就忽然会成真,或造成毁灭的力量
你相信那个东西吗?

李教授:
我们做实验已经证实了这种,中国大陆有一位孙储琳女士,今年四十三岁,她是从十多年前开始参加中国地质大学人体科学研究所,她有六十多种功能,其中有一种就是我们去做的
她其实已经在中国大陆做了上百次,她可以看到一个花生、一个豌豆、一个玉米种子,或者一个稻米、小麦,然后用意念,叫做「念力」
在几分钟之内,或者有时候一两个小时之内,让它发芽,有时候可以长到十几二十公分,还会开出叶子出来,连那个壳都留在那个叶片上,还有香味
她不但可以使一个生的花生、豌豆、玉米发芽,她可以使死亡的、炸过的、炒过的、煮过的、微波烤过的,她有时候也可以,在几分钟、几十分钟之内,让它反生发芽
我说明一个我亲自做的一个实验,这是前两年做的,我请我们台大农艺系的教授处理台南十一号的花生,处理了一个月,高温高湿,目的就是把它杀死,它的表皮已经变成褐色
然后我们在台湾做对照组实验,没有发芽,做了两次,连续做两次,每次五十粒,一个礼拜,发芽率是零,表示这个花生已经死亡
结果我们在台湾真空包装,然后带到北京去,拆开封马上每一个上面签字,这叫做「唯一性检验」,避免她调包
她在四十分钟之内让其中一粒反生发芽了三公分
我一直...还带回来,现在我实验室里面
当然她做这个已经做了上百次,中国大陆也去分析了那个芽尖,发现那个芽尖里面的ATP enzyme,ATP是一种能量分子,大量集中在芽尖
所以表示说她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她让这个受伤的花生返回健康的状态
第二件,她就让这个芽快速的,就是让生命的过程加速
我们这篇已经发表,发表在中国大陆的人体科学杂志上,类似的论文已经大概有五、六篇,在中国大陆的人体科学杂志上,所以这是确实的
所以我受到的震撼,就是一旦我们了解那个原理,这个世界将为之改观,农业将为之改观
所以我们在找它的原理,她为什么可以把能量分子集中到牙尖的附近
她只是用意念,也是一样要开天眼,把这个花生调到她的屏幕上面,然后跟它沟通下命令,那花生就发生改变,她这个做了上百次
中国大陆的科学院不断的测试,repeat,都证实这是确实存在的

李敖:
清朝的历史上记载,乾隆皇帝碰到什么敌人的时候,他坐在那里就念咒,咒他
你们觉得有这种力量吗?

李教授: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李敖:还有西藏的那个咒法

李教授:
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但是念咒,我们也试过咒语
比如说小朋友去看那个咒语,他看不到那个字,他也是看到光
这个咒语看起来,至少从我们的实验看起来,它可能是有点效果,但是到底有多大效果,我们不敢讲
你说可以退兵,我想这个大概没那么厉害

李敖:那汉朝的巫蛊之祸,那种把皇帝做个木头人埋在地底下,或者外国漫画里面有扎上针,做一个小的雕像

李教授:
这种我们没有做过实验
我们唯一做过的实验,还没有发表的,就是有关佛像的实验
我们发现你如果把一张纸放在佛像上面拜过以后,只要五秒钟,去做手指识字实验
这小朋友看到的,就跟没有做过这件事做对照,很大的不同
我们正在开始进入这个领域,但是我们并没有很深入,所以这个问题我还不能回答

李敖:我请问你,你个人有宗教信仰吗?

李教授:没有

李敖:到现在也没有

李教授:到现在没有,但是我现在开始相信宗教里面,他们所描述的那个世界,可能有几分是真实的

李敖:
那从教皇看到玛利亚出现,乃至于圣女贞德看到的圣母出现
你认为都不是说谎,都是真的

李教授:
可能不是说谎
我现在的感觉是可能不是说谎

李敖:
我们讲到中国一句古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因为他老想,幻想里面,圣母,圣母,圣母

李教授:
这有可能,这绝对是有可能
所以我们的实验一直就在尝试要分清楚幻觉跟实际
幻觉就是你可以讲的一些事情,那可能都是幻觉
但是他如果表现出来,在我们的实验里面perform,表现出他那个强大的能力,做得出来
他告诉你是,可能是师父教他的什么
我们就开始比较相信这是事实

李敖:你是搞电机工程的,这个力量有没有给它变成解释过多,事实上它完全是电波的作用会不会?

李教授:我现在的感觉不是电波

李敖:不是电波的原因

李教授:
不是电波,是另外一种medium
我们当然有不同理论,有不同的理论
这个理论都只是很粗糙的,很初步的
每个,像我自己也有理论尝试来解释这个东西
那么中国大陆也有很多物理学家,他也有很多理论,但是没有共识
所以你既然没有共识,我想就只是大家的看法而已,还不是成为一种科学的这种大家能够接受的东西

李敖:台湾只有你在开发这一部分,你在做这一部分,还有别人在做吗?

李教授:台湾...

李敖:你们有没有组成什么会社

李教授:
有有,我们有个中华生命电子科学学会
这里面的教授都是被人家视为有点走火入魔的
有的是在做中医,中药,把脉
中研院的王唯工教授,他是做把脉的研究,做血循环的研究,那是比较正统,他把中医科学化
另外崔玖,崔教授,他是用傅尔电针去量穴道的电导来看身体的病症,也是利用到中国的经络系统,他还有一些花精疗法
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正统科学界可能都视为有点走怪力乱神的路子

李敖:
据你评估现在有没有什么这个...
我举个例子,像我在警备总部还没碰到这种现象,就是他们有一种药,那个药吃下去以后,他们所说:连你不知道的你都会招供,你都会说出来
德国说盖世太保有这个药,吃下去以后,你会...
像这种情况,在你们的解释里面,的确有一个东西是你不知道的,你可以把它说出来吗?

李教授:
就说像预知未来
像这种事情在西方的研究其实已经一百一十多年了,是有很多是经过证实的
据我们了解,我们并没有做很深入的科学研究,这些功能人,尤其大的功能人,多少都有这些能力,有些能力

李敖:
有一个人比你小一岁,她是最相信怪力乱神的,她就是我的前妻胡茵梦
她过去,她后来讲,她说有一段时间,她觉得对我最挫败的一点,跟我婚姻里面,就是她没有给我吃迷幻药
她老想打主意,像李敖这种以理智号召的人,吃了迷幻药是什么样的反应
你们像这种,会不会经过某种药物吃下去以后
像赫胥黎后来他就吃他自己做的丹药,他写《Brave New World》这种书,他自己是吃这种丹药
你们有没有相信这种丹药可以促进这方面能力的出现

李教授:
我们现在不清楚,不清楚
因为我们就是希望有实验的数据才讲话,因为这个实在是有一点牵涉到怪力乱神的东西
所以吃药这部分,丹药这部分,我们没有研究
但是如果古代一直有做这件事情的话,我们的基本态度现在是,这几千年来的东西,流传下来的东西,如果都是骗人的,它不可能流传那么久,它一定有一个central,就是核心,就是一定有一个东西是真的
也许外面有很多是后来加上去的,附会啊,穿凿附会
但是它一定是有一个真的东西在里面,才能够几千年吸引那么多人的投入,甚至身家什么都不要了,家庭都不要了,要去求道,要去证道
它一定是有一些是真的东西,这是我们基本态度
所以我们虽然没有去做这方面丹药的研究,如果它是那么多年的传统,也许里面有部分可能是真实的,也许有部分只是附会传说
我们基本态度现在是这样

李敖:
会不会人去追求他一个理想,就好像到山中看到蓬莱的时候,他觉得就忽然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飘缈间,那根本就是那种感觉,蓬莱的地区好像出仙人一样
像爱因斯坦也说过,他不觉得有上帝,可是上帝如果有的话,他是个顽童,是不是
他也觉得这个太神秘了,不可以解释,所以就这种神秘的过程里面
所以我认为在你们的追求里面,是不是探讨这种神秘的区域要把它...

李教授:
是这样,就是我觉得李大哥您一直局限在好像大脑的一种幻觉、幻象,是一种幻觉,是一种幻象
但是我一直强调的就是,幻觉不会跟外面的世界产生有连系的
你不可能预知未来,你也不可能去把一个东西折弯折断,叫一个花生长出来
你也不可能看到一个密闭在一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像透视力,你不可能有这个,那只是幻觉嘛
但是我们现在做的实验(李敖:科学实验)
欸,我们做的科学实验都要证实这些是存在的东西
像中国大陆做了很多透视力的实验,就到医院去嘛
他就看到,欸,说他的喉管骨头上长了一个什么
他去看了以后,就把它画出来,马上就照X光嘛
马上去照,一对照就证实了
所以就让他去看病人,看了以后马上,现在的机器仪器都很先进嘛,马上一照,一对照,啊这是真的,他真的看到,那不是猜的,所以不是幻觉
用科学的目的,就是表示它不是幻觉,它是个真真实实在在发生的一个现象
所以我们为什么会深受震憾,为什么我们也觉得我们也在悟道证道
我们开始理解为什么释迦牟尼佛他为什么说他证道了,那「道」是什么?我们现在完全理解
我们觉得我们完全理解他们所谓的证道是什么意思
过去是要靠自己修练,修练到那个程度,跟那个世界沟通以后,才能证道,只有少数人
大多数人到不了那个境界就觉得是不可能有这种事情
现在虽然我们没有到那个境界,但是我们从实验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的实验必须要用那个世界的架构来解释这个实验
我们觉得我们也有证道的那种感觉
我们所有的实验都是外面发生的
花生发芽,它就发芽了,你能做到吗?你做不到嘛
她就告诉你她怎么做的,她甚至告诉你有师父帮她,她有师父帮她,除了她自己能力,她有时候要请师父帮她
他们在天眼里面都有人形人物出现,她可以对谈
就像孙储琳女士说,她以前也不会抖药片,她不会
看人家都会,她就很心急,有一天打坐,师父来了,她就问师父怎么样抖药片,师父就教她了,她当天就会了
结果第二天她跑去找那个所长,所以当场实验,那个沈军山教授我很熟
当场实验就出来了,他赶快去找学校的领导,全部找来,一做也成功了
她从此就会了,一个晚上,两个小时,她就把这个学会了,她告诉你是师父教她的,你相信她吗?她就是会啦,她本来不会,会啦
所以从这些累积的这么多实验的结果下来,你被forced,我们就感觉做为一个科学家,我们看到了事实,我们必须要给它一个解释
那这个解释,发现就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很多东西,可以fit进入这样的一个解释
他们所建立的模型,我们可以用来解释,当然我们需要现代化,需要现代化
但是就是他们早看到了,他们早在传这个东西
那么我们现在用科学的方法来证实它不是骗人的,是真的,而且它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实验主持人去做,都是看到类似的现象(李敖:看到同样的结果),看到同样的结果

李敖:
现在问题就是说
你说,好像你的口气里面有一点点黑格尔式的,好像发生存在了,它一定有它的道理
我举个例子,像丹鼎派的道家,他们相信人有长生的,所以他们吃的东西就是要长生
结果我们现在发现真的可以证实的,古代帝王吃这些东西都是大部分死于铅大毒(李教授:对)
就是表示他们无法,虽然他们有这个精神去研究这个丹鼎

李教授:
没有成功,你只能说他没有成功
他也许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成功
所以就是事实上没有support,没有支持他们的结果,所以表示那个可能是不存在
所以我们完全从事实来着眼,实事求是
你科学家就是要把以前神学或者是属于民俗,或者是属于这些哲学这一派的东西,希望变成科学,用科学的手段来检验
过去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检验大脑里面的东西
大脑里面永远是主观的,不可能检验的,当然你可以用心理学的技巧,但是那也是一种间接的方式
但是我们现在经过特异功能的实验,我们发现我们可以去检验一些大脑里面的东西,而且可以发现它是确实存在
最重要是存在性
科学的发展就是四个阶段
第一个是存在性检验
它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不是存在的
如果你发现它是存在呢,你就必须要去找寻,寻找它跟过去的矛盾
它这个现象展示了,我过去的理论不能解释,到底为什么不能解释,是不是表示我们对宇宙的认知还有缺陷
然后就去找寻原理,寻求机理
最后把它实用,就是application,把它做为应用
所以科学发展都是这样
那么至少对我们这些从事特异功能的人而言,包含日本、台湾跟大陆,现在美国也开始,存在性已经不成为问题,已经通过这一关了
寻求矛盾,全都是矛盾,现代的科学很多是不能解释的
手指怎么识字
你意识怎么样穿过重重的障碍,把里面的讯息抓出来
你怎么意念,意识怎么可能去跟外面的物质产生交互作用
如果这是事实就表示说我们现在的科学是有很大的瑕疵的,它对我们真实的宇宙的了解还是有缺陷的
这个事情早就发生,上一个世纪,十九世纪末的时候,科学家认为物理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物理学的四大领域已经很完备了
电子学也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也发现了,工业革命也开始了,就觉得人世间的这些现象好像我都可以解释了
一到二十世纪的时候,一个相对论,一个量子力学,让我们对整个宇宙时空的观念完全改观
我们开始了计算机的革命,开始了登陆月球,都是二十世纪这几个重大的理论的发展
而到了二十世纪的末期,又有主流科学家说,这个科学好像又走向了死亡,物理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太新的东西
我们相信绝对不是这样,就如同我们所看到的现象而言,二十一世纪将是一个大革命,人体科学的一个大革命
因为我们所看到的现象是存在的,但是科学完全没有办法解释,那就表示我们对这个世界是还有很大的缺憾,不了解
一旦我们了解,我们能掌控那个power,我们用机器来做,我们就不要用人来做
我们二十一世纪,就像我们现在二十世纪看十九世纪一样,觉得它非常落后
我相信到二十一世纪末期,我们回头看二十世纪我们现在,就觉得实在太落后了,人类太无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